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一码中特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地下黑幕揭秘

时间:2017-09-26 23:28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协议书上:自协议生效之日起,只负责编辑印刷,以每份5元的价格委托他们四人销售,不得再自行销售;也不得再委托其他人销售;四人每期共购不得少于800份,少了由四人承担损失。自协议生效后,他们四人各买一台摩托车,于开日第二天清晨将送往各自的地盘,价格每份不低于8块钱。随着买码活动的不断扩散,临近的乡镇也快速行动起来,纷纷跑过来买,致使价格又一攀升,最高的时候炒到每份12元,每天销量达到1400份。

  暴富容易能使人失去,财富就像一样着人的灵魂。随着地下在农村的蔓延,电视和电脑成为地下彩民不可缺少的工具,掀起了一场电视、电脑热,农村也不例外。特别是电视机,有人莫名其妙地把它同地下联系在一起,谁也意想不到它会成为一种赌博的工具,有不少人把它视为赌博的至宝。在开当天的前几个小时里,手机和固定电话是多么的忙,局外人根本想不到这竟是买码在捣乱。

  地下蔓延到哪里,种种有关某某的某某频道透露的就传到那里。在2004年,绝大多数的地方传说某权威的儿童节目透露。因广大彩民刚刚接触到这东西,根本谈不上有经验,特别是农村,一时掀起了一场看电视的风波。有的人说,动画先出的人物是什么色,则就出什么色,如果人物同时出来双数,则出双数。一旦到开日下午,大多数彩民放下手中的任何活,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观看,试图从中找到发的所谓。一些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彩民,甚至花高价专门买回设备,把节目下来,反复观看。

  有的彩民偶尔所判断的单双和色波与当天所出的一致,中过一些,于是更加神化,一传十,十传百,传得越来越神奇,许多的群众中过一些,干脆扔掉书本,专门观看和分析该的电视节目。有一名姓李的村妇,她的女婿和女儿都到外面打工去了,把年仅3岁的女儿留在她家里带。一天她看电视去了,忘记了隔壁屋里的火上有一锅热水。那小女孩一人到了隔壁,不小心把火上的热水弄倒了,此时水几乎开了,烫得她大叫。这时,刘才从电视节目里回过神来,跑过去一看,吓得惊呆了:小外孙女的双手和双脚全部被开水烫了,已经面目全非!她的女婿和女儿回家过年时,看到自己女儿被烫得不成样子了,一怒之下抱着女儿就走了!新年都没过好。其实,彩民并没有从电视上得到多少实惠,有的甚至被电视害得最后把家产输得精光,有的跳楼。

  农村的电视机少,电脑更少,但地下的兴起,农村也掀起了电脑热。电脑,这个现代化的工具,其在农村的推广,竟是因为赌博;其在农村的作用,竟主要用于赌博。由于中国对网吧的管理不断加强,对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有严格的,尽管在农村没有严格执行,但家长加强了管理,导致农村网吧的生意逐渐下降,有的网吧面临关闭的。地下的兴起,使农村的网吧,生意异常火爆。某镇的镇区2003年有5家网吧,容量为105人。到2004年上半年,因生意差等原因,减少到3家,容量为64人。

  其中有一家叫“永×网吧”的,其主人准备在2004年6月份以3.5万元的价格出售。然而,就在这年4月下旬,地下在该镇兴起,然后愈演愈烈,他的网吧生意不断升温,到他那里上网的,每天排队。有的彩民为按时上网,不惜以数倍的高价预订机子。到他网吧注册,申请加入会员的人越来越多,至2004年12月达到340人。在该镇第一家网吧建立时,上网费用为每小时两元,后来降到每小时1.5元,实际按每小时1元收费。自从地下兴起后,价格不断攀升,最高时每小时达到4元。至2004年6月,原来打算整体收购此网吧的人来问事宜,该网吧的主人报价涨到了6.8万元!就是这个价格,该网吧主人的老婆还不同意卖,硬是要7.8万元!至这年7月,该网吧又新购进20台电脑,结果网吧不但没有出售,反而扩大了规模。见网吧的生意这么好,有的人跃跃欲试,但网吧管理相当紧,难以办到批准手续,退下来一大批。在高利的下,还是有人通过各种关系新建立了3家网吧,有的有证件,有的无证经营。

  到网吧上网的,绝大多数人是查看网站,搜集资料的。因为农民技术有限,不会上网,遂搬出了各种可能:自家孩子可以上的自家孩子上,邻居家孩子可上的邻居家孩子上;亲戚朋友家的孩子可上的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上。有的孩子在上网查看了资料后,打电话到远在数十里外的地方。每到星期六和星期日,网吧里几乎是清一色的未成年人,都是在校读书的中小学生。在开的当日,网吧从来就没有空位,有的学生连课都不去上,泡在网吧里等网站公布生肖和号码,然后提供给大人作为下注的依据,也有的学生自己下注。

  为弄清情况,我跑了多个地下十分严重的乡镇,以上网的名义跑了数十家网吧。这些网吧都是爆满,几乎没有几个成年人,小的只有七八岁。成年人都衣着整齐,有的是干部和老师,有的是社会无业青年。上网的绝大部分是在看资料,也有少数打游戏、看电影或浏览网站的,但开日几乎都是在看资料,边看边交流,“我今晚就买××号”,“我只买××号”。

  在一个乡镇,见一名少年看了网站走出去后,我跟着出去。我问他:“你看网站能看准号码吗?”

  “有的准有的不准。”那名少年回答,“我相信网站应该准,要不他们提供的‘一码中特’怎么有人相信?他们在网上公开的错处是故意弄错的,是要别人去入会。”

  “那你入了会吗?”我问。“现在没有,他们(指网站)要交1000-2000元,我没得钱,那些只要交百把块钱的可能不准。”那少年说,“我赚足钱后,打算加入一家大网站,到那时我大一点下几期就够了,不要爸爸妈妈的钱了。”

  “你也买码?你爸爸妈妈不骂你?今年你大概只有十五六岁吧?”我一再追问。“你不是抓我们的吧?”他抬头望着我,瞧了瞧。

  “不是,我也想买,不知网址,你能告诉我几个网址吗?”我右手摸着他的头说,“过一下我请你吃麻辣烫,行吗?”

  “行呀,我最喜欢吃麻辣烫了。我告诉你,我爸爸妈妈也买,他们要我来上网的,看这是抄下来的资料。”说着,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抄得密密麻麻的小纸条递给我看。又说,“我今年12岁,读初中一年级,在学校里学了电脑,我爸爸妈妈不会上网,要我来查,他们说比买便宜多了。”

  “你们同学有人买码吗?”我问。“你不是我们这里的吧?”他吃着麻辣烫,哈着嘴巴问我:“我们这里什么人都买码,我们班里就有十多名同学买用上网节省下来的钱。”

  自从地下在广东、福建等省出现,并向内地蔓延以来,各级机关都采取了行动。但是,无安机关如何查如何禁,地下不但没有得到,反而大有蔓延之势,主要表现在内地存在地下的省份和县市逐步增多,参赌的群众大量增加,参赌群众的文化素质大有提高。为何屡查不住屡禁不止?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地下具有很大的隐蔽性:它不像搓麻将、打字牌、扳陀子一样要参赌者聚集在一起,而是只要一个电话就可解决问题。有人说,地下的最大赢家是庄家,其次是开票的和卖资料的。但是,这种观点还忽视了一个大的赢家:电信、移动和联通等通信公司。凡是存在地下的农村,安装固定电话的多了,购买手机的多了,各种通话费直线)

相关推荐